当前位置:深圳市茉莉派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宠物没有动保法,我们该怎么追究虐宠者的法律责任?
没有动保法,我们该怎么追究虐宠者的法律责任?
2022-09-01

最近,有一条关于美国立法反对虐待动物的新闻引发热议: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9年11月25日签署《预防虐待动物和酷刑法案》(Preventing Animal Cruelty and Torture Act),禁止通过蓄意碾压、焚烧、溺水等方式对动物造成严重伤害,并且禁止用拍照、摄像等方式记录虐待动物的行为。

违者将面临联邦重罪指控,最高可能被处以7年监禁及罚款。

相信你们看到这一新闻后,恐怕是即开心又失落。开心的是国外对于动物保护的大力推进,失落的是目前中国依然没有建立小动物保护法。

就在近日,微博【紧急呼叫】发了对虐猫人的相关采访。在采访中,虐猫人竟然声称:流浪猫活着就是罪…我也喜欢猫。

▲ 视频截图

看了这条微博,我们即感到可怕,又感到愤怒。

虐猫人居然能把“虐猫”冠冕堂皇化,为自己找理由找借口,但却掩盖不了背后赤裸裸的虐杀。

确实,中国现在没有小动物保护法,他们虐猫的行为的确不能算“违法”。

但事实上,运用好中国现有法律,依然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虐待动物以相应的惩罚。所以到底该怎么做呢?

中国目前的立法现状

在回答“中国目前立法现状”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发达地区动物保护的立法现状——

发达地区的立法现状

其实,在特朗普签署这部《反虐待动物法案》之前,美国各州都有独立的动物保护法律,只是在需要联邦管辖的跨区域违法行为方面,存在一定法律空白。

当然,动物保护法律并不是美国独有的。

目前,包括我国港台地区在内,世界上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专门出台了防止虐待动物,保护动物权益的法律。

比如德国法律规定, 对伤害动物者一般处以罚款,其中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 则依照刑法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最高将判处有期徒刑3年;菲律宾的《动物保护法》规定了严重虐待和遗弃动物的行为处6个月以上2年以下的监禁。

那我国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我国大陆地区

在我国大陆地区,目前仅有一部关于动物保护的法律,即《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2018年修订)。

但是这部法律并不能保护常见的伴侣动物,或者说宠物的权益,因为其中第二条对保护范围做出了限制,只涵盖了珍稀动物:

“本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这样看来,在我国,当面对虐待动物的行为时,我们其实并没有可以直接援引的法条,或者像国外那样定一个“虐待动物罪”。

那么,虐待动物的行为在国内就可以横行无忌了吗?其实也不尽然。我们仍然有可以援引的法律法规,来制止伤害动物的行为。

养犬条例规范养宠行为

虽然我国目前还没有在国家层面立法保护普通动物或宠物,但是为规范养宠行为,有些地区制定了一些地方性法规。

因为国内宠物犬数量庞大,所以其中最常见的就是养犬管理条例,有一些地区的养犬管理条例中还有针对虐待、遗弃行为的惩戒措施。

《广州市养犬管理条例(2019年修订草案)》第五十一条规定:

“养犬人虐待犬只的,可以由公安机关没收犬只,吊销《养犬登记证》,收回犬牌。遗弃犬只的,由公安机关将犬只送到犬只留验场所,吊销《养犬登记证》,收回犬牌,处每只犬5000元罚款。”

《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

“养犬人遗弃犬只的,由公安部门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并吊销《养犬登记证》,收容犬只。养犬人五年内不得申请办理《养犬登记证》。”

《苏州市养犬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规定:

“养犬人遗弃或者虐待犬只的,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拒不改正或者虐待犬只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处以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没收遗弃的犬只,注销养犬登记,对违法行为人三年内不予办理养犬登记;有二次以上遗弃或者虐待犬只记录的,对违法行为人终生不予办理养犬登记。”

上述的地方性养犬管理条例中,均规定了遗弃或虐待犬只的相应惩罚,具有一定威慑效应。

互联网惩罚虐宠行为

现在有一些虐宠人,会在互联网传播相关视频,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有办法采取相关行动吗?

在互联网传播的虐宠视频

我们很多人了解到虐待宠物的行为,可能都是在网上看到施虐者拍摄的视频。

有一些施虐者甚至将视频打包出售,满足一些心理变态的客户。

比如,2010年火爆一时的“虐兔门”,就是一些年轻女孩穿着丝袜和高跟鞋踩死小动物,并录制视频出售给国外的客户。这种带有性暗示的血腥视频在国外被称为crush fetish。

▲ “虐兔门”中的视频截图,这一事件在当时引起极大的反响

Crush fetish,又被网友广泛翻译为“粉碎崇拜”,在外网上现在已经是一个被屏蔽的词条,fetish在这里指“恋物”,特指迷恋引起变态性欲的物体,即通过碾压踩碎宠物来获得性方面的快感体验。

粉碎崇拜视频满足了某些人的变态心理。

目前,由于国外的动物保护法律对这一行为的惩罚非常严重,在欧美国家,所有对哺乳类(包括啮齿类)的粉碎崇拜行为都是违法的,且刑期相当高。

在美国,有一对夫妻因为拍了踩兔子和鱼的视频被判了十几年;而另一个在菲律宾被拍摄的类似视频,其制作者也被警方控制。

▲ 维基百科上,把粉碎崇拜Crush fetish译为虐物癖

相比之下,国内对于粉碎崇拜视频的管制可谓说是完全不严,这一行为在中国显得更加有机可乘,所以国内的虐宠者逐渐成为了这条黑色产业链的一部分。

这些骇人听闻的虐宠视频,公开宣扬暴力和色情信息,并且其出售内容谋取经济利益,不仅严重违背了公序良俗[注],也违反了相关法律。

传播虐宠视频法律可以惩治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十二条规定:

“任何个人和组织使用网络应当遵守宪法法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危害网络安全,不得利用网络传播暴力、淫秽色情信息。”

《网络安全法》第十七条规定:

“任何个人和组织有权对危害网络安全的行为向网信、电信、公安等部门举报。收到举报的部门应当及时依法作出处理;不属于本部门职责的,应当及时移送有权处理的部门。”

第四十七条还规定:

“网络运营者应当加强对其用户发布的信息的管理,发现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该信息,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防止信息扩散,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 去年10月微博上的类似事件,律师表示该行为已违法

根据以上法规,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在看到虐宠视频时,我们是都有权利向视频发布平台运营商、电信和公安部门举报,要求立刻消除视频的,避免施虐者造成的恶劣影响在网络上传播扩散。

对那些造成恶劣影响的,在法律支持的范围内,现有的技术也可以做到追查发布者的IP,追究发布者的法律责任,震慑这些行为的再次出现。

未成年保护法帮助规范施虐者

现在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虐待动物的行为对周边人员,尤其是未成年人的危害:一是可能引发青少年模仿行为,二是施虐者很可能向人类下手。

现代犯罪学研究已经证实,虐待动物的行为与暴力犯罪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性。而这里提及的暴力犯罪,多数受害者都是弱小的未成年人。

早在1986年,《法律和精神病学国际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将近一半的强奸犯和1/3的儿童性侵犯,在童年或青少年时期有过虐待动物的行为。

2001年,美国司法部的少年司法和犯罪预防办公室回顾了已有的研究,证实将近2/3的侵害犯曾有虐待动物的行为。

世界反家暴联合会曾在50所反家暴庇护机构做过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5.4%的受庇护妇女和63%的受庇护儿童反映家中动物受到虐待,83%的庇护保护机构员工反映庇护案件中会同时出现家中动物受到虐待的现象。

▲ 我们能够查到,一些美国未成年犯罪的案例中,罪犯存在虐待猫狗的行为

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2019年10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举行分组会议,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其中第四十四条就给了我们回答:

“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向未成年人提供含有淫秽、色情、暴力、邪教、迷信、凶杀、恐怖、赌博、涉毒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图书、报刊、影视节目、音像制品、网络信息和电子出版物等。”

而第五十四条又规定:

“招聘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的从业人员时,用人单位应当向公安机关查询应聘者是否具有性侵害、虐待、暴力伤害等严重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记录;查询发现其具有前述行为记录的,不得录用。”

▲ 这就意味着当你在保护孩子的同时,也是在保护毛孩子

上述规定都旨在让未成年人尽量远离暴力宣传物的侵染和暴力行为者的侵害。

因此,知晓虐待宠物者真实身份的网友,完全可以向其所在社区、学校、单位等检举其暴力行为。

一方面尽量能够通过法律来让这些人与未成年人保持距离,预防伤害的发生;另一方面,也是提醒周边人员高度关注,在帮助人们防范可能出现的伤害的同时,也能给予施暴者社会方面的压力。

我们真的能通过法律保护宠物吗?

我们之所以关注虐宠行为,并在这里探讨对虐宠行为的法律适用的可能性,是因为虐宠与暴力行为之间存在很高的相关性。

在前段时间成为舆论焦点的沱沱身上就能看到,他除了家暴前妻和女友之外,还经常用竹刀抽打家里的两狗一猫。

而从虐宠到杀人也并不是没有先例,早在2012年,中国留学生林俊就不幸成为了受害者——

中国留学生林俊2012年5月在加拿大渥太华被人杀害。凶手Luka Rocco Magnotta在网上发布了他残忍分尸的全过程,还将残肢邮寄到渥太华保守党和自由党总部进行示威。虽然凶手很快就被抓住,但他毫无悔改之意,反而对于此事给他带来的知名度而感到洋洋自得。

▲ 凶手Luka所发布的虐猫视频的相关截图

事后调查显示,凶手Luka从2010年起就在网上发布虐猫视频,其中,有一个视频是将两只小猫活活闷死在真空袋中,这一视频引发了网友的一片众怒。

在动物保护者发动力量将他人肉搜索出来后,他的回应却是下一步要找个人杀掉并录像,但当地警方并没有重视他的言论,后来就发生“林俊案”的悲剧。

而对于我们文章开头提及的虐猫人的采访,无论是从评论留言,还是媒体报道本身来看,大家都反对虐待行为,或许有少数漠不关心或不置可否,但是,没有人支持暴力。

所以,作为爱宠人,我们现在更应该做的是——

理性参与立法倡议,以保护人类,特别是青少年的精神健康为出发点反对暴力虐宠,避免过于极端的权力诉求,从而争取更多支持,真正推动动物保护事业的发展。